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电话:0579-8825208

传真:0579-8825209

邮箱:public@jincheng-pu.com

网址:jincheng-pu.com

sider
新闻中心

电除尘仍成为未来主流

电除尘仍成为未来主流   电除尘未来发展趋势如何?
  
  仍是主流技术,但比例会有所下降,不是一种技术包打天下
  
  电厂需要怎样的烟尘治理技术?国电环境保护研究院副院长朱法华说:“首先,技术要能够长期、稳定地满足达标排放要求,并能够适应煤质波动。其次,就是经济性,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的情况不多,实际上就是要进行综合比较。”
  
  一直以来,电除尘在我国燃煤电厂除尘中占据绝对的主流位置。但几年前,新修订的《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公布后,30mg/m3的烟尘排放限值一度曾让电除尘技术受到质疑。
  
  对于未来,朱法华认为,“跟原来相比,电除尘的比例会有所下降,但仍是主流技术。”比例下降是因为有些老厂改造存在场地紧张等困难,不能通过增加电场等方式提高除尘效率,就需要采用电袋或者袋式除尘的方式。但因为设备稳定可靠,电除尘还是主流技术。
  
  朱法华戏称,电除尘像“农业学大寨”时的铁姑娘,能吃苦,很能干,布袋除尘有点像娇气的大小姐,娶回家伺候起来很累人。“因为皮实,决定了电除尘对运行管理的要求不是很高,设备毛病少。但伺候布袋是一个系统工程,比如要控制烟温,不仅管布袋的人要注意,从来煤、锅炉燃烧,到空预器、省煤器等整个过程每个环节的人都要集中精力控制,这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来保证其运行。”
  
  “电除尘仍有市场空间,技术也在不断发展。但电袋、布袋也在发展,这三大类技术是并存关系,不是一种技术包打天下,各种技术都有自身特点、优势领域等,是互相促进、共同发展的关系。”福建龙净环保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黄炜说,现在的技术百花齐放,每一种技术都在创新发展,不能固步自封,一定要与时俱进,根据新的要求进行改进。“竞争会促进企业技术进步、成本降低,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和环保需要。”
  
  新技术如何有效推广?
  
  国外先进技术作支撑,研发工作稳扎稳打
  
  电除尘行业近年在技术创新方面成效显著,一系列新技术新工艺在实践中取得了良好的业绩。比如,湿式电除尘可以满足特定地区更高的排放要求,实现多污染物综合控制,是电厂烟尘治理的最后一个把关设备;低低温电除尘器可以一举多能,具有提效、节煤、节水和脱除三氧化硫四大优点,不仅有利于减排,还能防止尾部设施的低温腐蚀。
  
  舒英钢说,初始投资成本较高,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一些新技术的发展,比如,湿式电除尘器单个电场的投资费用相当于常规电除尘器3~4个电场的投资费用。
  
  对于电厂来说,采用新技术是否有风险?事实上,很多新技术只是相对的,对我国来说是新技术,但在国外已经有了很多年的应用历史,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国内企业可以利用国外的成熟技术和经验,积极促成其在我国燃煤电厂的推广应用。
  
  比如,湿式电除尘技术在欧洲、美国、日本等已得到广泛应用且效果良好。在引进日本三菱重工的水平烟气流湿式电除尘技术后,菲达环保结合我国燃煤电厂实际情况进行了创新开发,开发出垂直烟气流与WFGD系统整体式湿式电除尘器。
  
  电力行业电除尘资深专家蒙骝说:“电厂对可靠性要求很高,尤其是国内面临复杂变化的煤质,新技术推广工作更要细致。”他认为,首先,企业在进行新技术研发时的目标要求要高,要与国际先进水平一致;其次,研发要经过小型试验、工程中试、小机组可靠性试验、大机组试验等过程,光有小型试验数据是不行的,研发道路要一步步扎实地走下去;再次,理论研究要到位。
  
  “新技术要有理论支撑。比如,传统理论认为,只有烟温在酸露点以上,才不会发生低温腐蚀,低低温电除尘要求设施工作在酸露点以下。要让业主相信,就要有新的理论来进行支撑解释,从而让用户相信这一工艺。”据蒙骝介绍,为了推广低低温电除尘技术,龙净在宁德电厂召开技术交流会,让用户亲眼看到减排效果和运行情况。
  
  如何更加清洁地用煤?
  
  燃煤机组排放能降低到5mg/m3,国家层面应该鼓励发展这样的煤电技术
  
  燃煤污染严重影响大气环境质量,但我国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短时期内难以改变,是否能够实现更加清洁地用煤?黄炜说,更清洁地用煤完全可以做到,关键在环保上要舍得投入,不在于是否产生污染,而在于是否能治好污染。
  
  随着移动电极电除尘、低低温电除尘、湿式电除尘、粉尘凝聚、新型高压电源等新技术及新工艺在国内得到越来越多的应用,现在,使燃煤电厂烟尘满足燃气电厂排放标准要求已经不是奢望。
  
  今年1月,上海长兴岛第二发电厂2×12MW机组的湿式电除尘器成功投运,现场测试结果表明,出口烟尘浓度为6.1mg/m3。神华国华舟山电场1×350MW机组、台州第二发电厂2×1000MW机组也将采用湿式电除尘技术,项目要求烟囱出口烟尘浓度均为5mg/m3。这些数值已经接近或达到天然气燃气轮机发电机组的排放要求。
  
  朱法华告诉记者,建设中的国电泰州二期项目的目标就是要满足燃气电厂的排放标准要求。这一项目配套了一系列先进的环保措施,比如,安装了低温省煤器,配备了六电场电除尘器和高频电源,在湿法脱硫之后还配有湿式电除尘器,确保最后的污染物排放浓度可以满足燃气机组排放标准要求,而且电厂单位能耗也会降到世界最低水平。
  
  在朱法华看来,这是一个发展趋势,“从我国能源资源特点以及能源安全需要考虑,在国家层面应该鼓励发展这样的煤电技术”。但是,这一项目的环保投资占工程总投资的26%,这一比例也是目前全国最高的。国内电厂的环保投资一般占比在10%左右,超过15%的很少。“有投入就有产出,环保投入了,产出就是环境质量的改善。”朱法华说。
  
  2012年4月,上海吴泾热电厂#9炉300MW机组粉尘凝聚装置投运,电除尘器出口PM2.5的质量浓度下降率为30.1%,经计算,PM2.5年减排量约64吨。“要实现更清洁地用煤,除尘器作为煤燃烧后的烟尘治理设备,其作用至关重要。”舒英钢认为,在烟气治理系统中,脱硝、除尘、脱硫系统应各司其职,充分发挥各自作用,尽量不给其他系统带来负面影响。如SCR脱硝装置中NH3过喷易产生过量的硫酸氢铵,使空预器和除尘器的性能下降;过量烟尘进入吸收塔会使脱硫设备的稳定性下降、GGH和堵塞;工艺上取消GGH装置以及吸收塔烟气流速过大会导致烟囱产生“石膏雨”现象等。
  
  实现更加清洁地用煤,源头控制同样重要。黄炜建议,要从源头用煤入手,做好煤的科学合理利用,比如,优质煤首先保证民用,因为小锅炉的环保设施不全,而电厂用煤要尽量保证稳定性,不能来什么煤烧什么煤。同时,还要改进燃烧技术,减少污染物生成并做好终端治理。
  
  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一些建成的环保设施因为运行管理水平不高,使减排效果打了折扣。对此,蒙骝告诉记者,电除尘的除尘效果与煤种、锅炉工况等密切相关,需要工作人员根据情况随时调整。但很多电厂人员对此了解不够,以不变应万变,就容易出问题。
  
  做好售后服务,同时想方设法提高运行人员的管理及维护水平,已经成为菲达环保、龙净环保等企业的重要工作内容之一。“龙净每年举办的运行管理培训班取得了一定效果,但来参加培训的多是管理层人员,真正一线操作人员来得较少。将来的培训方向要转变,还要做好现场培训工作。”蒙骝说,在0.2分/千瓦时的补贴政策推出后,也可以研究除尘BOT模式的可行性。
返回上页